缘分

夜幕降临,在弥漫着檀香味的酒吧里,他们相遇。酒吧的墙上挂着佛珠,灯光投射在上面,像是在散着佛光。昏暗的灯光里,他坐在最隐蔽的角落里,用沙哑的嗓音,浅浅的哼唱着《领悟》,曲调改低了,不再是痛心疾呼,反而浅尝辄止,歌里的男子仿佛经历世事沧桑,尝遍百世疾苦,爱恨之后,看穿红尘,低头低诵情爱里的悲苦凄凉。
小A蜷缩在酒吧的躺椅上,手里捧着杯热牛奶,同行的驴友在一旁的桌子上喝酒。没人发现这个女孩早已热泪盈眶。旅途中结识的所有朋友对她的印象都是:叫小A,豪放但只喝牛奶,热闹有时也安静的不说一句话。总之,她是谜。
一曲终了,男子放下话筒,抬头扫视酒吧,酒客们喧闹着喝着酒,很少有人沉下心来听歌,这样的生活他也早已习惯,他把生活唱给别人来谋生,别人用他的生活来谋乐。两不耽误。男子忘向女孩的角落,看见女孩满脸凄苦和闪着光亮的眼眸。走下台给女孩点了杯热牛奶,默默的离开了。
过去的一年里,女孩每日与酒精为伴,痴迷于北京的红灯酒绿,她以为这样可以挽回破裂的爱情,她以为自己的放纵会换来同情。直到,远在河南的父亲生病住院,她看到父亲已经消瘦的身体和苍白的脸色,忍不住哭了,在父亲面前,仿佛一切都变的没什么大不了,她要把一年的所有怨恨和无奈都哭出来。
父亲住院一个多月,她一直陪在身边,每天给父亲削水果,推着父亲四处逛,父亲睡着时她就看书,都是些关于旅行的书,等父亲病好了,她准备用半年的时间旅行,她把这叫做流浪。如今她流浪到丽江,很久以来第一次有人给她买热牛奶,温暖让她第一次忘记悲伤。
第二天,她搭乘大巴前往泸沽湖,坐在他旁边的男子,蓬头垢面一直望着窗外,她放下椅子,蒙着头睡觉,中途醒来,听到邻座唱着沙哑的《领悟》,她知道就是他。她流泪,偷偷抽出纸巾擦鼻涕,他知道了是她。两人没有拆穿,一路同行。
在泸沽湖的篝火晚会上他们再次相遇,男孩说,也许我们有缘分,上天安排我们在一起。女孩说:“上天从来没有告诉我们什么是缘分,我们很多次的自以为的缘分都让自己满是伤痕。谁也说不清怎样才是缘分。这样,我们约定,明天分手后,两人各走各的,如果以后再能相遇,我便相信这是缘分。这期间,彼此可以恋爱,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。我们不刻意的寻找彼此,如果有缘,命运终会牵扯起来,如果无缘,彼此何须自作多情。怎样?”
“好,明日各奔东西。”男子向篝火里吐了口啤酒,火花四射,绚烂一时。
后来,男子回了北京,开了家人像店,给人拍写真。周末会去朋友的独立书店唱唱歌。书店的角落里也挂了一串佛珠。朋友不信佛,起初不肯挂,僵持不下才勉强答应,条件就是周末来书店唱歌。男子十次有九次都会唱这首领悟,然后凝望着佛珠,眼角泛着泪光。

j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猫某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