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波希米亚人》—亨利•谬尔热

玩世不恭的作风不是一条路,而是一条死胡同。
的确,这种生活不会有任何结果。这是一种徒劳的厄运,智慧就像失去空气的油灯一样熄灭。心灵因强烈的厌世感而僵化,最优秀的天性变成了最糟糕的。如果一个人在不幸中逗留太久,在死胡同走的太远,就无法再脱身;即使从危险的狭缝里逃出,也只会落入邻近的波西米亚家族,但那却属于另一范畴,而不是文学。

这是一种富有耐性和勇气的生活。在这种生活里,只有穿上一副能够抵御愚蠢和嫉妒的盔甲才能斗争,才能不为一切攻击所影响;在这种生活中,如果不想在路上被绊倒,那就一刻也不能放弃自信。正是自信给人以依靠;这是一种迷人而又可怕的生活,在这样的生活中,有征服者,有殉难者,一个人除非事先屈服于无情自然生存法则,才能开始生活。

评论

© 猫某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